相关资讯
  • •  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 03-27
  • •  市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2016年深化执法规范化建设全面建设法治公安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04-06
  • •  市局法制支队凌云副支队长深入定江派出所指导全区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申报工作 06-28
  • •  荔浦大队“五个强化”积极做好民警夏季执勤执法安全防护工作 06-18
  • •  荔浦市公安局法制民警积极参加公安部关于修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决定解读电视电话讲座 02-19
  • •  自治区公安厅“执法不公、司法不严”检查组到刑侦支队检查指导工作 04-16
  • •  我市公安机关圆满完成桂林市公共机构2015节能宣传周节能体验自行车赛暨摄影赛活动安保工作任务 06-17
  • •  全州大队圆满完成桂林市公安机关年中工作会议暨社会治安整治现场会交通疏导工作任务 07-29
  • •  资源出入境认真完成国家工作人员报备数据更新维护工作 07-31
  • •  交管大队多措施切实做好民警思想工作 09-23
  • •  市局法制支队到苏桥派出所检查指导执法场所规范化建设工作 09-23
  • •  全区公安机关外国人服务管理工作经验交流会在我市召开 09-30
  • •  荔浦大队以提高民警执法水平为根本深化执法规范化建设创建群众满意交警 11-04
  • •  阳朔:市局执法质量考评工作组到阳朔县局开展执法质量现场考评工作 11-25
  • •  市局执法质量考评工作组到龙胜县局开展执法质量现场考评工作 11-29
  • •  市公安局工作组到雁山分局开展2015年度执法质量考核评议工作 11-30
  • •  灌阳:灌阳出入境圆满完成国家工作人员和法定不准出境人员报备数据更新维护工作 12-14
  • •  区长关心公安工作 民警倍感责任重大——七星区区长石玉琳重视、关心七星分局立案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 12-28
  • •  永福法制大队周密部署年初执法检查工作 01-12
  • 法制
    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
    发布:桂林市公安局    时间:2019/3/27 16:15:43    点击量:317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

      第153

      《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已经2018127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现予发布,自201921日起施行。

       

                                                

                                                          20181219

         

         

    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

           

      第一条 为保障公安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民警执法权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公安机关督察条例》等法律法规,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公安机关及其民警应当严格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树立严格规范公正文明的执法形象,提升执法公信力和执法权威。

      第三条 公安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受法律保护,不受妨害、阻碍,民警及其近亲属的人身财产安全不因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威胁、侵犯,民警及其近亲属的人格尊严不因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侮辱、贬损。

      第四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应当成立由督察长为主任,警务督察和法制、警令指挥、警务保障、政工人事、教育训练、新闻宣传及执法办案等部门为成员的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委员会。

      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设在警务督察部门,具体负责协调督办侵犯民警执法权威案件,受理调查相关民警的申请申诉,为受到侵犯的民警提供救济、恢复名誉、挽回损失。

      第五条 公安机关应当与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宣传部门等建立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协调联动机制,加强工作沟通与协作。

      第六条 公安机关可以通过聘请法律顾问、专职律师等形式,为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提供法律服务,强化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法律保障。

      第七条 公安机关应当建立完善维护民警执法权威新闻发布机制,由警务督察部门会同新闻宣传、法制等部门及时发布相关信息,回应社会关切,加强普法教育。

      第八条 民警在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过程中或者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遇到以下情形的,公安机关应当积极维护民警执法权威:

      (一)受到暴力袭击的;

      (二)被车辆冲撞、碾轧、拖拽、剐蹭的;

      (三)被聚众哄闹、围堵拦截、冲击、阻碍的;

      (四)受到扣押、撕咬、拉扯、推搡等侵害的;

      (五)本人及其近亲属受到威胁、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的;

      (六)本人及其近亲属受到诬告陷害、打击报复的;

      (七)被恶意投诉、炒作的;

      (八)本人及其近亲属个人隐私被侵犯的;

      (九)被错误追究责任或者受到不公正处分、处理的;

      (十)执法权威受到侵犯的其他情形。

      第九条 行为人实施侵犯民警执法权威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民警由于行为人的行为遭受人身或者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应当支持民警通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或者民事诉讼等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公安机关办理侵犯民警执法权威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适用《刑事诉讼法》《治安管理处罚法》《人民警察法》关于回避的规定。

      第十条 民警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本人或者其近亲属遭遇恐吓威胁、滋事骚扰、尾随跟踪,或者人身、财产受到侵害的,民警所在公安机关和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采取保护措施,依法追究行为人的法律责任。

      第十一条 民警在执法执勤现场受到不法侵害的,民警及其所在部门应当依法采取措施制止侵害并立即向所属公安机关指挥部门报告。公安机关指挥部门应当迅速组织力量进行处置,同时通报警务督察部门。警务督察部门视情派员赴现场初步查明情况,协助控制事态,督促依法处置。

      第十二条 公安机关应当协调医疗卫生机构建立民警因公负伤紧急救治畅通机制,为负伤民警提供及时、有效的医疗救治。

      第十三条 公安机关办理侵犯民警执法权威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时,法制部门应当根据情况的复杂程度、造成后果的严重程度,视情提前介入,加强审核把关,对案件定性、取证、处理等进行指导,确保案件办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法律适用准确。

      第十四条 民警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由其所属公安机关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造成的损害给予补偿。

      第十五条 公安机关应当严格依法依规开展执法过错责任追究工作。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对民警采取停止执行职务、禁闭等措施,不得作出处分或者免职、降职、辞退等处理。

      公安机关不应当受舆论炒作、信访投诉等人为因素影响,不当或者变相追究民警责任,加重对民警的处分、处理。

      第十六条 公安机关应当根据行为事实、情节、后果,综合考虑主客观因素,客观评价民警行为性质,区分执法过错、瑕疵、意外,依法依规作出责任认定。

      对于民警依法履职尽责,受主观认知、客观条件、外来因素影响造成一定损失和负面影响的行为或者出现的失误,以及民警非因故意违法违规履职,及时发现并主动纠正错误,积极采取措施避免或者减轻危害后果与影响的,公安机关应当从轻、减轻或免于追究民警的责任,或者向检察机关、审判机关提出从轻、减轻或者免于追究民警刑事责任的建议。

      第十七条 对于民警行为是否属于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以及执法是否存在过错等问题存在较大争议的,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委员会应当组织相关专业人员成立专家组进行审查,出具书面论证意见,作为公安机关内部责任认定的重要参考依据。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介入调查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提供论证意见,加强沟通。

      第十八条 民警对因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记大过以上处分、辞退有异议并提出申诉的,民警所在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委员会应当听取当事民警的陈述、申辩,对事实、理由、依据和程序进行全面复核,认为处分、处理决定不当的,应当向作出决定部门提供复核意见。不得因民警提出申诉而对其加重处分、处理,或者变相打击报复。

      第十九条 民警因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检察机关调查时或者其他必要情形下,公安法制部门和公安机关聘请的法律顾问、专职律师应当在职责范围内为事件的调查处理提供必要的法律配合。

      第二十条 民警认为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受到侵害的,民警及其近亲属或者民警所在单位可以向所属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提出维护执法权威申请,一般情况下应当通过书面形式提出,紧急情况下可以口头提出。

      警务督察部门在工作中发现民警执法权威受到侵犯的情形、线索,应当主动启动相关工作程序。

      第二十一条 警务督察部门在办理维护民警执法权威事项过程中,认为应当由上一级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协调处理的,可以提请上一级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协调处理。

      上一级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可以指令下一级公安机关警务督察部门对专门事项进行调查,必要时可以直接开展调查。

      第二十二条 民警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公安机关内部不公正处分、处理,经核查属实的,警务督察部门应当督促相关部门限期纠正。

      第二十三条 民警因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行为受到不实投诉、诬告诽谤、侮辱、恶意炒作,以及被错误审查调查、追究责任后,相关部门予以纠正的,警务督察部门应当通过公开的形式,在一定范围内澄清事实,消除影响。受到公安机关内部处分、处理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撤销相关决定并恢复民警公职身份和原职务、职级。

      第二十四条 公安机关应当建立维护民警执法权威抚慰金制度,规范审批和管理使用。民警所属公安机关及其政工人事部门、警务督察部门负责人应当出面抚慰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受到侵害的民警。

      第二十五条 公安机关应当聘请专业人员,在必要时对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受到侵害的民警及其近亲属开展心理干预和治疗,缓解和疏导心理压力、负担。

      第二十六条 公安机关应当经常开展常用法律法规培训和安全防护理念教育,加强民警基础体能、基本技能、常见警情处置、现场警务指挥等警务技战术训练,规范现场执法执勤行为,提升安全防护能力和现场处置水平。

      第二十七条 公安机关应当加强对侵犯民警执法权威行为规律特点的分析研究,评估执法风险,加强安全指引和预警防范。

      第二十八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照有关规定追究相关领导和责任人的责任:

      (一)因制度不落实、保障不到位、指挥错误导致民警执法权威受到侵犯的;

      (二)不按要求向上级公安机关报告有关情况的;

      (三)不及时采取善后救助措施的;

      (四)阻碍、干扰侵犯民警执法权威案件办理的;

      (五)因工作不力、推诿拖延对侵犯民警执法权威案件办理造成严重影响的;

      (六)违法违规不处理、降格处理侵犯民警执法权威行为人的。

      第二十九条 公安民警在非工作时间,遇到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形,表明身份后,根据现场情况进行先期处置过程中,受到不法侵害的,公安机关依照本规定维护其执法权威。

      第三十条 本规定所称“近亲属”是指夫、妻、父、母、子、女、同胞兄弟姊妹。

      第三十一条 警务辅助人员在协助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过程中受到不法侵害的,参照本规定开展相关工作。

      第三十二条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各行业公安局,根据本规定制定实施办法。

      第三十三条 本规定自201921日起施行。本规定发布前公安部制定的有关规定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