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铁窗泪之村霸末日(一)
发布:桂林市公安局    时间:2019/5/29 12:48:49    点击量:120
 

铁窗泪之村霸末日(一)

(周伟俊)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老王在资源看守所里已经呆了一个月了,他上个月因为扒窃被抓了进来,再过几日他就要被宣判了,也就意味着他要换一个更大的“号子”蹲了。今天,监舍里住进一位新舍友,这人看上去皮肤黝黑,身材矮小但肌肉挺结实,大概有50来岁,看得出是个庄稼人。老王见他独自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一般刚进来的人都这个样。

“喂喂!我说老哥你很不懂规矩啊!新来的怎么不自我介绍下。”老王见他没有反应,依然低着头沉默。老王走到那人旁边坐下,从裤兜里好不容易掏出半截皱巴巴的“红塔山”。“喏,这个给你,进了这里来这玩意可是奢侈品。”那人缓缓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老王,接过了半截香烟,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能不能借个火?”老王像早有准备好似的,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那人吞云吐雾了片刻,见半截香烟已燃尽,意犹未尽地抱怨到:“老子在外面,每天至少一包真龙!”老王堆出一幅怪笑的脸说:“切!在外边谁都能说自己是爷,进了这儿就是他妈一孙子!”监舍里的其他舍友听了老王这句,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还是老王说话精辟,要是没您咱们这不得憋死。”一个脸蛋青涩,看似未成年的小伙子说完对老王竖起大拇指。老王指着那个小年轻阴阳怪气地说:“小毛你个卵蛋,有功夫跑来这里听我讲故事,怎么不乖乖回家喝你妈的奶去,管不住裤裆里那玩意硬是要逞英雄,这下爽着了吧,打一炮坐牢十年”。

“我儿子当年也和这小鬼差不多,尽没给我省心,整天开着个打屁虫后面拉着几个小鬼到外边去瞎混,到头来什么都没学到。现在的年轻人又嫌种田苦种田累,都跑到外边打工去了,几年不回来一趟,就算过年好不容易回来也没见给父母买些什么,尽和那群狐朋狗友出去混,没几天打工一年的钱就没了。哎!真怕他连老婆都娶不起……”说这话的是坐在房间一角的老李,老李因为与邻居发生纠纷,用锄头把邻居打伤被关进来的。

“得了吧老李,你尽说你儿子不孝顺,怎么就没说你没当个好爹呢?老子在街上混那会儿,在赌场经常见着你的,你不管好你儿子你还指望他孝顺,做梦吧你!”老王这句把老李怂的无言以对。老王拍了拍“新人”的肩膀,示意他介绍下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那人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幽暗阴森,只有一扇铁窗投进些许宝贵的阳光。他低下头,缓缓开口说道:“我姓唐,他们抓我进来,说是要扫黑除恶,说我是恶势力,是村霸!”老王仔细打量着说话的老唐,说:“老唐,我见你有点眼熟,你是不是以前在XX赌场做过事的?”老唐听罢有些惊讶,盯着老王说:“没想到还有人认得我,没错!以前我是在XX赌场干过。我那会儿做过放风的,做过打手,做过追债的。那时候跟着XX大哥混日子,每天都有好烟好酒,别看XX大哥身价过亿,在外边办了不少产业,其实他起家都是靠开赌场,是靠当年咱们这帮弟兄给他卖命。后来政府对赌博这一块打击越来越重,赌场办不下去了,咱们就散伙了。我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也没有什么技能,只能回乡里了。由于那些年在道上也混出了点名声,村里还是有些年轻人崇拜我的,村里的人都怕我,村里的干部也怕我,在村里我就是老大。”老唐说罢突然眼神凶煞起来,他的影子看起来仿佛在不断延伸扩大,慢慢露出苍白可怖的獠牙。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