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来自5年前的投诉
发布:桂林市公安局    时间:2019/5/29 16:00:19    点击量:75

能理解我们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 

永福县公安局 黄赵 

 

进入4月中旬,桂北的天气逐渐转暖了,但从南宁东宁县赶来桂林永宁县的黄百启还是感觉到永宁的气温明显比东宁低了些。在一块“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的大型标语前,刚下车的他就披上了随身带着的外套。

永宁这个地方,对于黄百启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5年前的2014年,他和几个朋友怀揣着梦想来到永宁做买卖。可是买卖并不顺畅,隔三差五会有附近的村民到工地阻工索要钱财,一个项目做下来让他和他朋友损失不少。近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受到了扫黑除恶宣传的感召,黄百启和朋友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于415日一路风尘来到永宁向公安机关举报线索。

黄百启他们来到永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扫黑办)的时候,已是当天中午11时了,当天接待他们的是永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姚三石。姚三石,部队退伍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公安队伍。他国字脸,说话声音洪亮,身材健硕,满脸络腮胡,目光炯炯有神,是让违法犯罪分子惧怕的类型,如果不是在公安局看到他,任何人见到他都有可能觉得他是个“恶人”。当天,姚三石穿着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穿着一件黑色T恤衫,也许是近来熬夜过多,身体虚胖,那件黑色T恤衫硬生生被姚三石穿出了紧身衣的效果。

姚三石叫来从五帝派出所全脱产抽调到局扫黑办开展线索核查工作的楚青官一起对黄百启进行了询问。相对姚三石,楚青官就苗条多了,清瘦的身材,黝黑的肤色,他自带喜感,像极了著名小品演员宋小宝。为了核查线索连续熬了两天两夜的姚三石和楚青官依然耐心的询问着黄百启。从当天11时一直到深夜23时,除了中间短暂的午饭时间,姚三石和楚青官都在对黄百启进行询问,询问当时双方当事人的情况,询问事情的详细经过。当问到还有没有什么佐证材料时,黄百启表示在车上有一些,但是还没有复印出来。姚三石叫他第二天中午再拿到刑侦大队(扫黑办)来。

临走的时候,黄百启说:“两位警官,我带了点我们东宁有名的酸粉来,很好吃的,你们要不要吃,我去车上拿给你们”。姚三石刚想说话,楚青官脱口而出:“大哥,这个时候,我最想的就是能够睡两个钟”。姚三石也打着哈欠向黄百启挥手示意:“不用了”。

16日中午,黄百启带着一些证据材料到刑侦大队(局扫黑办)继续做笔录,还是姚三石和楚青官负责对他进行询问。此时的姚三石和楚青官经过16日一个通宵的问话(另一起线索),虽然16日早上得到了短暂的休息,但是他们两个人的神情明显显出了疲态。姚三石在仔细查阅了黄百启所提供的材料后,对他说:“你提供的线索和材料,距离现在的时间比较久了,当时的人和环境现在都发生了变化,现在调查取证比较难,肯定没有当时处理起来那么顺畅。”

黄百启很是不解:“虽然过了5年时间了,但是我们也是受到现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宣传感召,才大老远来到永宁,来举报涉黑恶线索,想挽回当年的损失,怎么就那么难呢?是不是你们不想去核查,故意刁难我们呢?”

姚三石虽然很疲惫,但是依然耐心地告知黄百启“这些材料由于时间比较远了,已经过了5年的时间了,而且材料上当时也有双方当事人的签字,也并没有留下语音、视频等证据材料,现在比较难调查取证了。当然,你提供的线索,我们一定会进行核查,而且……

黄百启有些不耐烦了,抢白道:“咩呀?那既然这样,做咩昨天做了那么久的笔录,你们没有告诉我这种状况呢?”,黄百启急起来,说话夹杂着他们的地方方言。

姚三石说道:“你听我说完,你听我说完,因为你昨天没有给佐证材料来给我们看,我们无法判断你提供的线索的真伪以及线索核查的难易程度,尽管是这样,你提供的线索,我们一定会进行核查,而且我们会将核查的情况反馈给你”。

楚青官此时也正色说道:“大哥,你不要这样说,我们是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的,只要我们核查你提供的线索是真的,我们一定会严厉打击,绝不姑息,你放心” 。

“对啊,我们绝对会让黑恶势力逍遥法外,不会让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存在,刚刚跟你说那些,我作为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半点故意刁难你的意思”姚三石接话说道。

黄百启此时的脸色很难看,表现出很是失望的神色,欲言又止。姚三石看出了黄百启的神情变化,为了缓和气氛,他提高嗓门说:“青观,打杯水给黄大哥喝”。黄百启还沉浸在失落当中,只是摆摆手,嘴里低声嘟哝着什么。

楚青官迅速起身往接待室走,却在门口被一个老奶奶堵住了。老奶奶气色还不错,但是口齿已经不太清楚了。她说:“你们这里有个清官,我要找清官,你就是吧,我刚刚听到有人叫你,我,我,我有情况要向你反映”。

这时姚三石、接待室里的几个同事都笑了起来,黄百启也被老奶奶这么一出逗得忍俊不禁。可是楚青官懵了,虽然接待过无数群众,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这种状况。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姚三石说:“老奶奶,你有什么情况可以和我说啊”。

“我不和你说,我手上有材料的,我不给你看,我要和清官说,我要给清官看,只有清、清、清官能帮我”。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老奶奶有轻微的老年痴呆,名叫吴世梅,是公安局的常客,经常到公安机关说要反映情况,但是她反映的都是年代久远而又子虚乌有的事情。比如说,她到公安局反映有个姓白的警察十年前打过她一巴掌,但是永宁县公安局只有两个姓白的,一个十五年前退休了,一个才刚刚入警两年,是个九零后,而且是个做户籍的女警。

很快,在接待室接待群众的扫黑办副主任阳小月将老奶奶扶了出去,并通知了她的家人来接她回家。

楚青官就在这个空当到接待室打了杯水给黄百启,此时的气氛也慢慢缓和了不少,黄百启脸上紧锁的眉头也逐渐舒展。

录完笔录,分别的时候,姚三石主动提出互留电话号码,有什么情况好及时沟通。临别的时候,黄百启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是礼貌性地说以后姚三石要是到东宁的话,一定要告诉他,他要请姚三石吃东宁酸粉。

离开刑侦大队(扫黑办),黄百启便和朋友赶回东宁。在车上,他思来想去,感觉到姚三石说得也有道理,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而且票据上又有双方的签字,如何证明是被敲诈勒索的呢?就算是当时是被敲诈勒索,又如何调查取证呢?这些问题一直在他心头萦绕,转念一想,想到在刑侦大队(扫黑办)遭遇的那个老奶奶的乌龙事件,黄百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没下车,黄百启便拿起来手机主动加了姚三石的微信,但只是简单的问候,并再次提到想请姚三石吃东宁酸粉。

第二天一大早,黄百启回想起这两天在刑侦大队(扫黑办)的点点滴滴,回想起姚三石的话,想想自己所提供的材料,觉得姚三石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敷衍了事,并不是故意刁难自己。于是,他发来微信信息对之前的不解和误会向姚三石道歉,并对扫黑办民警对他所举报的线索认真研究,耐心询问表示了理解和感谢。

他还在微信里说:“我记得跟你们开玩笑的时候说我们东宁的酸粉好吃,可有位警官却说,现在最想好好睡两个钟的觉”,他表示:“真没有想到你们公安这么拼命,见你们这么劳累辛苦,见你们这么尽责,我担心什么?我只想说声对不起,我相信你们的智慧,只要有一点可能,你们都会尽力……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团队和领导!谢谢”。

“说实话,我原先很不理解你们。原先我觉得你们整天板着脸孔,看那个像犯人似的。没想到其实有时你们很委屈甚至很无奈,更没有想到做警察也有这么辛苦”。

“姚警官,为我们的案子,看来又够你们忙的了。不管结果如何,我,我们股东都衷心感谢和和你的团队和领导!谢谢!”

姚三石看到黄百启发来的信息,心里暖暖的,觉得再累再辛苦、再困难也是值得的,于是他回复道:“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应该做的,能理解我们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

回复完黄百启的信息,姚三石对着正在刑侦大队(扫黑办)门口吃桂林米粉的楚青官大声说道:“青天大老爷,快上车,我们去核查线索了”,自从上次老奶奶乌龙事件后,刑侦大队的同事都这样叫楚青官。楚青官丢下碗筷,三步并作两步,迅速上车,车子扬尘而去。

车子走远了,背后墙面上永久性的红色字体标语显得格外醒目:“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永宁县公安局宣”。